成为《认證商家》刊登产品,接触全球目标客户 !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內容(一)(只有中文)(附短片)

  以下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七月十五日)上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的答問內容: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蔣麗芸議員。

蔣麗芸議員:行政長官,幾經辛苦,我們香港社區的感染個案已經超過一個月零確診,但近期又出現了多宗由境外輸入引起的本地關聯個案,包括機場、檢疫酒店。我們明顯看到外地病毒的輸入,假如我們控制不力,就會成為這個病毒在本地再傳播的大缺口。儘管我知道機管局近日已要求所有進入機場禁區範圍的員工,必須出示已完成接種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的證明,或出示有效的陰性檢測證明。可是,其他非機管局而有機會接觸外國抵港人士的前線工作人員又如何呢?例如入境處、海關、檢疫人員、檢疫酒店的員工等。所以,行政長官,從保護僱員健康安全的角度而言,政府會否考慮強制這些前線工作人員接種疫苗,盡力堵塞防疫缺口呢?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多謝蔣議員的提問。蔣議員的觀察是對的。我們經歷了四波的疫情之後,現在如果有「走漏」的個案,一定是來自輸入的,所以「外防輸入」仍然是我們抗疫的重要一環。雖然,老實說,我們承受着很大的壓力,來自商界和個別的香港市民──如果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商業中心,完全難以讓外地的人士來香港,我們承擔着一個壓力,亦付出一定的代價。不過也沒有辦法,現在最重要的是防止有感染的個案從外地輸入,亦因為我們更需要和內地有人員的往來,所以在處理兩者之間,有時出現了一些關聯,我們必須要認真考慮。

  蔣議員的問題是如何令更多人接種疫苗。到目前為止,世界各國並未出現用法律強制某些人一定要接種疫苗。現在還未出現,因為如果一出現,將會有很多爭拗。大家看見現在歐洲有些國家出現了示威、抗議,因為你強迫我接種疫苗,這是一項個人的權利。在香港,我們正逐步推進這個工作。剛才你提及的機管局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你要留意,我們都有一個選擇,鼓勵及要求你進入這些地方,或作某些工作,需要接種疫苗;如果不接種疫苗,就要頻密地接受病毒檢測,我們亦正採取這個方向。所以在一段時間以來,我們亦要求公務員前線人員,大概有60 000多名──我們有17萬名公務員,有64 000名已被劃為前線政府僱員──他們要接種疫苗或定期接受檢測。我們現在打算再擴大,劃更多僱員屬於這個類別,他們需要接種疫苗或定期接受檢測。事實上,這64 000名前線政府僱員的疫苗接種比率是相當好,已經超過70%。再進一步擴大將會令這個比率更加好,同時我們亦考慮以後的定期檢測需要自費。有時我們需要誘因,亦需要一些懲罰或推動,這就是我們的策略。如果我們貿然強制所有人接種疫苗,其實會出現一些問題。現在下一個階段我們正考慮──我知道蔣議員亦十分關心──就是學校。現在正放暑假,大家都希望九月開學的時候是相對正常。因為經過一年的經驗,小朋友,特別是年紀比較小的學生,如果沒有面授課程,對他們的傷害很大,特別是基層學生。所以教育局局長現在正進行一項調查,七月底會收到一些資料,我們亦會認真考慮將教師,用我剛才所說的方法處理。第三類是安老院舍的員工。安老院舍的員工其實很配合,現在已進行第十六或十七輪(應為第二十輪)的定期病毒檢測,但我們都希望他們能接種疫苗,便更加穩妥,所以亦會用各種方法去落實這個目標。總的來說,今日我不能決定我們會用一種完全強制、不留有另外選擇的方法,因為恐怕會引起更大的反彈。但我們會時常監察着情況,看看有沒有需要去到某一個階段,採取比較嚴厲的措施去達至為香港建立免疫屏障。但話說回來,其實現在的接種率持續轉好,我們現在達至首劑疫苗40%,我們會繼續努力,亦希望在座議員和傳媒朋友呼籲積極地接種疫苗。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劉業強議員。

劉業強議員:特首,今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閣下早前亦有抵達北京參加慶祝活動,聽取習主席講話。中國共產黨作為中國的執政黨,對中華民族的發展作出巨大貢獻,但部分香港市民卻有偏見,亦未能夠完全理解習主席講話的內容。我想問一下特首,特區政府會否牽頭積極舉辦分享會、宣講會和交流會,宣揚習主席講話內容和精神,讓市民可以加以認識和學習?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各位都有留意,其實近日社會上都舉辦了不少有關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活動,特區官員有出席這些活動,亦有致辭和發言講述中國共產黨和「一國兩制」的關係,亦帶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的地位。我們在短短一年之間不知不覺已起了變化,我想大家可以想像如果是三、四年前,香港社會有沒有這種氛圍可以讓大家都很願意多講我們國家的執政黨?既然建立了這個氛圍、基礎,我們一定會好好利用,以深化香港市民,特別是年輕一代對於國家的認識、對於自己國民身分的認同、對於中國共產黨的發展與香港的關係。這些工作我們是會進行的,依我記得,我們應該稍後亦由特區政府與中央的機構合辦一個大型的展覽,介紹中國共產黨在這100年的發展,特別是和香港的關係。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姚思榮議員。
 
姚思榮議員:特首,昨日有局長向傳媒表示,疫情可能要持續至二○二三至二○二四年,政府難以連續幾年資助旅遊業,目前要考慮怎樣幫助一些「冰封」已久行業的從業員轉行。局長的言論令旅遊界極度失望。昨晚,我收到八大商會主席的意見,要求我今日向特首詢問,希望特首能夠有回應。旅遊業是香港四大經濟支柱,多年來對香港經濟、就業及國際形象作出極大貢獻。疫情為旅遊業帶來沉重打擊,雖然今年二月前政府推出了數輪資助計劃,但業界已是「彈盡糧絕」。局長的悲觀言論是否表示政府已經不會再理會旅遊業,任其自生自滅?局長鼓勵從業員轉行,是否表示政府要正在苦苦支撐的旅遊企業不需要為旅遊業復蘇作準備、不需要再經營下去、不需要再承擔社會責任?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姚議員提出這條問題,讓我可以在此作出澄清或重申。正如姚議員指出,旅遊業是香港的傳統經濟支柱,除了貢獻本地生產總值,亦製造大量就業,亦有所謂「界外效應」,帶動零售、餐飲、交通及運輸等,所以我們一定會很重視旅遊業在香港的發展。我應該是在早前的一個場合答應了姚議員,我會親自督導旅遊業的未來前景,因此我已召開一次跨部門會議。不過,現時最大的困難是人員的往還,如果不能夠與外地和內地,包括澳門,恢復免檢疫的人員往還,事實上是難以推動旅遊業。你見到不單是我們,各國均面對同樣的問題。但我們仍應做好部署,以待時機來臨、可逐步通關的時候,我們能有一個更好的基礎讓旅遊業重新發展。除了我說召開了那次會議,我們亦看看往後粵港澳大灣區旅遊業在「一程多站」方面可以怎樣發揮得更好;我亦會親自跟國家文化和旅遊部研究,當能逐步通關的時候,旅遊這個板塊應該怎樣逐步展開──相信很難回復至以前有個人遊,也有旅行團、「一周多行」那般。在選擇有序通關的時候,我可以跟姚議員說,我一定會記住那些方法應該對刺激本地旅遊業有正面積極的作用。與此同時,我希望姚議員明白,為了令旅遊界從業員能夠在這段艱難的時間有生計或就業機會,如果有機會可以開創就業,我們也盡量傾斜於旅遊界人士,包括我們的社區疫苗接種中心,特別與旅遊界合作,由旅遊界人士任職相關職位。另外,本地旅遊方面,我得知郵輪「公海遊」很受歡迎,可以開通。這些工作都是希望能支持旅遊業渡過這個最艱難的時刻,待一切回復至相對正常時,我相信香港的旅遊業仍然大有前景。單從旅遊基建來說,香港是非常豐富:我們的西九文化區將會有兩個世界級的博物館落成;我們有啟德體育園區,亦將會有更多旅遊盛事;我們亦會更支持會展業在香港多辦會展和國際會議,讓更多遊客可以來香港。希望姚議員放心,我亦希望旅遊界的各位朋友都聽到我剛才的一番話,多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姚思榮議員。

姚思榮議員:主席,旅遊業已「冰封」了一年半, 剛才特首提及的措施,有部分屬杯水車薪,幫不了旅遊業太多,包括本地遊、郵輪遊;剛才提及的一些中、長期規劃則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我覺得政府的當務之急應是(提出)較具體的支援措施,穩定業界包括從業員的信心,幫助大家渡過這個難關。最近問過一些局長,他們都好像沒有甚麼辦法;有可以幫忙的,但作用不大,解決不到我剛才所說的穩定作用。早前立法會已經通過本人動議的「支援特困行業」議案,證明跨界別的議員也明白我們旅遊業的苦況,同意政府繼續支援旅遊業及相關行業。特首,你可否多些聆聽我們業界的心聲,為特困的旅遊業提供更有力、更有系統性及更具體的支援?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歡迎姚議員再提出具體的措施。正如姚議員和各位議員知道,我現在剛進入有關《2021年施政報告》的諮詢工作,若有具體措施是確實可行而我們在財政上可以承擔,亦不需要等一年一度的《施政報告》,我歡迎姚議員提出具體的建議。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邵家輝議員。

邵家輝議員:首先,感謝特首帶領各位官員克盡己任,應對香港兩大危機,包括香港版顏色革命的「黑暴」和世紀疫情。隨着《香港國安法》和完善選舉方法,香港的秩序已開始恢復。疫情方面,經過四輪反覆的疫情,從近30多天的個案,大家看到「內循環」控制得很好,本地經濟已經開始復蘇。而在遊客方面,我知道特首亦向國家提出希望可以局部開放,我們零售業界聽到非常高興,因為零售業界有三分之一的生意是來自海外,而國內的朋友佔了八成,所以聽到這個信息非常高興。但有一點想告訴特首,我們留意到在國家政策下,現時如果國內朋友去海南島購物,每年有10萬元免稅額,今年生意顯著飆升。香港雖然是零關稅,但國內朋友來購物只有5,000元免稅額,特首可否協助我們向國家提出,其實香港也可以同樣每年提供10萬元免稅額予國內朋友,待開關後能令我們的旅遊業和零售業會復蘇得更好?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邵議員提出這個很具體的措施可以協助香港的旅遊和零售產業。如果容許我宏觀地說,正如邵議員一開始所說,隨着中央的兩大舉措,包括實施《香港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其實給我更大信心和動力去要求中央給予香港更大支持,讓我們一方面可以確保香港長期繁榮穩定,亦可以更有條件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對我來說,各位議員希望我爭取的事情,只要是合理,我一定會爭取;但中央是否會給予香港每一個爭取的措施,就有中央的考慮,我相信各位議員都能明白。中央賦予了海南這個自由港的任務,它有很多政策不單令香港特別行政區很羨慕,內地其他省市也很羨慕,包括免稅額、醫療產業藥物亦比較容易進口以建設其醫療產業。所以我只能答應邵議員,正如我剛才所說,稍後會向國家相關部委就香港現在的形勢和「十四五」規劃給予我們的大力支持,去提出具體措施。我一定會記住這項具體措施,但我不希望你以為特首說過便一定爭取到,這都需要一個過程,以及中央最終亦要考慮全盤布局。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邵家輝議員。

邵家輝議員:剛才提及的政策方面除了能幫助零售業及旅遊業,化解香港市民對國內朋友的矛盾也重要,希望這方面你能多多宣傳,令朋友歡迎國內遊客來港。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你提出這點引發到我要說說,在過去一段長時間,香港有部分人是為我們「趕客」,特別是對來自內地的旅客或從事其他商業活動的人,令他們對香港的感受很負面。所以在爭取更多政策以刺激本地旅遊零售行業的同時,我們需要做形象工程,現時我們在內地的五個經貿辦事處正正在進行這些工作,希望能夠改變內地部分人士對香港的負面形象,到能夠通關或有了政策配合後,他們會更樂意來香港。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鄭泳舜議員。
 
鄭泳舜議員:特首,下星期五是東京奧運開幕,上星期三亦有舉行授旗儀式,我見到特首你也祝願我們港隊可以凱旋而歸,這亦是市民的期望。其實我們很多青年和香港選手一樣,都是拼盡全力去追求卓越。「青年強則國強」,我們的運動員在現時如此困難的環境下遠赴海外,都是想為香港和國家爭光,追求自己的夢想,這是值得鼓勵的。另一方面我亦見到近來青年參加一些電視歌唱選秀比賽很出色,很受市民歡迎,一段短片有數百萬點擊率,亦成為城中熱話。特首,剛才說到在九龍西未來將有啟德體育園、西九文化區、M+和故宮博物館相繼落成,我想問政府在支援體育文化藝術方面,可否多些重點的角色,例如可否考慮申辦一些國際的體育盛事,如亞洲青年運動會,或培育更多不同的精英運動員?而繼我們這麼多大型的文化藝術設施落成,在培訓藝術文化人才方面,特首有沒有甚麼新的計劃?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多謝鄭議員的提問。我多年來都認為香港在創意產業、文化藝術方面是很有優勢的,它除了能提升香港市民的生活質素──因為文化藝術是欣賞和能提升個人修養,同時也可以產業化。尤其是在今年三月頒布的國家第十四個五年規劃,首次賦予香港有一個文化定位,支持香港發展中華文化藝術交流中心,這句短短的說話給了我們很多契機。怎樣可以將文化藝術的產業發揚光大,特別是在粵港澳大灣區?因為粵港澳大灣區是一個龐大的市場,它既可以消化金融產業,也可以消化文化藝術產業。今日的粵港澳大灣區隨着最新的人口數字,已是一個有8 600萬人口的經濟區域。如果我們的文化藝術有了這麼大的腹地,其實發展潛力是很大的,所以未來特區政府一定會在這方面着力。尤其是過去做了的工作是很好的基礎,我知道很多人對西九文化區有一定的看法,但事實上這是非常重要、將香港文化藝術提升至國際水平的文化投資。但下一階段需要做更多培訓,讓更多青年進入這個行業,或是與內地交流、與國際交流這些方面。鄭議員可以放心,我們這麼辛苦爭取到有一個文化定位寫在國家的規劃,一定會自強不息,做好各方面硬件、軟件、人才培訓的工作。
 
  體育方面近年發展得非常好,鄭議員提到即將開幕的東京奧運會,我們的運動員取得有史以來最多的「入場券」,我呼籲全港市民透過電視直播為我們的運動員打氣。在運動方面,一直以來沿用三方面政策:精英化、盛事化和普及化。盛事化方面,當啟德園區開幕時,一定要帶來大量的體育盛事,才能夠支撐這個大型的運動基建,有關工作今日已展開,我們要留意有甚麼大型單項或多項的運動賽事可以在香港舉辦。至於在精英化方面,在過去10年投資在精英運動員,經大家批准在運動基金撥款予香港體育學院,真的很有成效。現正進行的最後一期香港體育學院擴建,亦令某些項目可享特設的培訓場地。如果還有機會、空間、資源,我們一定會繼續支持香港的體育發展。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鄭泳舜議員。
 
鄭泳舜議員:特首,多謝你一直推動體育文化藝術。我聽到很多體育業界的朋友跟我說,如果香港可以申辦二○二九年或之後的亞洲青年運動會,對體育發展會有很大的幫助,可否回去和民政事務局研究一下有沒有可行的空間?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這個我們一定會研究。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潘兆平議員。
 
潘兆平議員:多謝主席。特首,自從發生「黑暴」及疫情至今,本港的基層勞工就業受嚴重影響,生活亦越來越困難,尤其是與旅遊相關行業的員工。爭取及保障勞工權益是工會和勞工界代表的天職,而政府在政策上和改善勞工法例方面亦有着重要責任。特首,我想提一條與勞工有密切關係的法例,希望你關注和推動修訂改善,這個就是《破產欠薪保障條例》,是遭拖欠薪金工友的最後救生圈。破欠基金(破產欠薪保障基金)的欠薪特惠款項在一九九六年調整後,25年來都沒有改變過,目前最高的款額仍是36,000元,是以一九九五年的工資中位數9,000元作為釐定,即9,000元乘以四個月,現時的工資中位數已經是19,000元,欠薪特惠款項應該提升至76,000元。現時破欠基金的累積盈餘有62億元,而近年每年的申請個案都只是3 000多宗,我相信對政府的財政負擔影響不大。我想問問特首,政府會否盡快就破欠條例進行修訂,提高欠薪特惠款項,為僱員擴大保障範圍?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我完全明白作為工會領袖,當然是有使命去爭取勞工權益,我們這一屆政府在某程度上都可以說是傾斜勞工,儘管本人在競選時沒有承諾過勞工界甚麼,因為我見過曾經承諾但未能做到,所以我不太夠膽作出承諾。但在這四年來,在勞工權益方面,得到商界的理解、支持,社會的接受,都有長足的發展,包括把有薪產假提升至14周,然後由政府回饋那四周的薪金;亦包括經過各位互諒互讓下,上星期通過了把公眾假期和法定假期一致,我亦會繼續督促勞福局(勞工及福利局)加快有關強積金對沖取消的法例修訂。潘議員提到有關破產欠薪保障,今日我只能回應我們回去後會看看,因為我並不太掌握這方面的詳細內容,但既然潘議員提得這麼具體,在25年內未碰過、未檢視過,似乎表面證據上是應該去看一看,我會要求勞福局去檢視這條條例是否有更新或改善的空間。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潘兆平議員。
 
潘兆平議員:我多謝特首有這樣的回應。當然,改善勞工法例我剛才說了政府有責任,我希望是否可以在本屆議會裏就這個條例,勞福局局長可以提上來給我們的議員?謝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這個問題我也可以很具體地回答,就是不可以。因為現在已是七月中,我剛才公布了我們還有五條條例草案需要提交,希望在本屆立法會十月下旬休會前能夠通過,這已經是一個非常進取的時間表。每一次法例修訂要研究、草擬、交給行政會議,再提交給立法會,所以現實上是做不到,請潘議員諒解。不過,我會親自關心有關這條條例的檢視工作。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李慧琼議員。
 
李慧琼議員:行政長官,我翻查了記錄,在三月十七日、四月二十八日、六月二日,我們民建聯連續三次在行政長官答問大會裏,分別由陳克勤議員、我和黃定光議員,都問及關於香港和內地,以至澳門通關的問題。這問題其實不只民建聯心急,而是真的有很多市民──無論是哪個界別:從商、家庭團聚、看病、取藥、上學,甚至奔喪──每日也有很多區內市民問我們:「議員,可否幫忙跟行政長官說,亦請他們繼續努力,為我們通關創造條件。」今日我想問行政長官,因為我留意到行政長官你早前向傳媒說,已經向中央和有關部門反映相關意見,而且提交了一份報告。其實市民真的很心急,很想了解你跟中央溝通的情況,希望今日特首你再跟我們說明,現時在通關方面和中央溝通的最新情況;亦都想問行政長官,究竟在通關這事情上,你有沒有一個路線圖和時間表,究竟何時才可通關?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李議員。首先,我必須重申,對於香港市民,無論是商界、個人,無論是出於投資、上學、探親的強烈訴求,我完全掌握,亦因此每次有機會見到中央官員、廣東省的領導時,我都有提及──他們也覺得我很煩──因為這事情對香港太重要。當然這類人員的往來,一定要雙方面也覺得適合、適時才可推行。一般而言,行政長官不可透露跟中央有關這些報告或商量的事情,不過正如李議員也聽到,報告已經提交了,這亦不是第一次提交報告,每到一個階段,我們覺得我們有條件──如果疫情爆發得厲害時也沒有條件──所以每一次,在過去一年半,一見有條件,我們就會提及。如果大家記得,去年十一月第四波疫情未曾爆發前,當時已有條件,亦有初步方案如何可以逐步開放,給一定配額予基於重要理由而進入廣東省的人士,但只限於廣東省,不可到其他地方,但可惜那個條件瞬間即逝,因為有第四波。今天,我覺得我們較當日更有條件,但創造條件還需在兩方面努力。第一是打針,40%的首劑疫苗接種率不能算是很有利的條件,所以請大家──很心急想免檢疫進入內地的市民──第一件事是預約接種疫苗。疫苗接種率能夠推高至最少達70%,我們的條件又會增加,我們會繼續以這作為兩地人員可以往來的基礎;另一條件是「外防輸入」,我想大家也明白,內地每次有本地個案,那種「行軍打仗」的抗疫工作是非常嚴厲的,也不一定是內地政府,任何政府都不願意在內部做得如此緊張,但開放給一些有風險的人士入境,然後在社區傳播病毒,我們一定要同時推動疫苗接種,另一方面繼續做「外防輸入」。我請香港市民,特別是商界諒解,如果我今日開放很多旅遊通道或免檢疫回港,便直接削弱我們和內地人員可以往來的條件。我與李議員的焦急心情是一模一樣,可能比你更心急,但心急也要講有條件才可以達成結果。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李慧琼議員。
 
李慧琼議員:行政長官,其實市民真的很心急,亦知道特首和團隊也很心急,但市民因為已經等得太久,不知行政長官會否考慮訂立一個時間表,我們一起努力推高疫苗接種率?另一方面,市民都想知道,內地未能通關,澳門方面的進展如何,可否先與澳門通關?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據我所知,香港、澳門人員往來也會在「大圖像」中一起處理,即是要同步,看香港和內地、香港和澳門的情況,這點亦已說過。澳門當局也認為不是說28天「清零」便是一個絕對通關條件,也要顧及整體情況。時間表方面,我最想接種疫苗有時間表,早期我們說希望在暑期完結之前,譬如八、九月,能達至70%,現時仍有一段很大距離,所以大家要繼續努力。
 
(待續)